<acronym id='luuv7'><em id='luuv7'></em><td id='luuv7'><div id='luuv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uuv7'><big id='luuv7'><big id='luuv7'></big><legend id='luuv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span id='luuv7'></span>
  1. <dl id='luuv7'></dl>

    1. <i id='luuv7'><div id='luuv7'><ins id='luuv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 id='luuv7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luuv7'><strong id='luuv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tr id='luuv7'><strong id='luuv7'></strong><small id='luuv7'></small><button id='luuv7'></button><li id='luuv7'><noscript id='luuv7'><big id='luuv7'></big><dt id='luuv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uuv7'><table id='luuv7'><blockquote id='luuv7'><tbody id='luuv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uuv7'></u><kbd id='luuv7'><kbd id='luuv7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ns id='luuv7'></in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luuv7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握在腳上的愛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4

          那時候,她極喜歡給風洗腳。

          她特意為風買瞭一個大大的木盆,每個星期天的午後,她都要準備好一盆熱水,將風的兩隻腳泡進去,然後再提一壺熱水,放在旁邊備用。

          過一會兒,等盆裡的水有點涼瞭,她就再往裡續一點,再續一點。

          風的腳真好看,她捧在手裡,笑瞇瞇地揉搓著,大小適中、肥瘦均勻,最可愛的是那五個腳指頭,白白嫩嫩的,從大到小一路均勻排下去,像五個親兄弟般緊靠著。她將它抱在懷裡,暖暖的,很熨帖。

          她一點點給風搓腳上的灰,搓著搓著,風忽然喊:“啊,疼!你指甲這麼長,抓著我瞭。”她停下手,抱歉地笑笑,再搓時,那手上的動作更輕瞭。

          風手裡拿著一本書,瞇著眼靠在床頭,很享受的樣子,手倦拋書,發出輕微的鼻息。

          搓幹凈瞭,她將兩隻腳托起來,放到自己鋪著幹毛巾的膝蓋上,慢慢擦幹。

          她拿起指甲剪,像修理花瓣般給風一個個剪指甲。

          風的腳驀地抽搐瞭一下,嘴裡哼哼著:“疼!你是不是給我剪破瞭?”她嚇得忙松開手,仔細查看瞭下,並沒有,於是笑著說:“放心吧,我小心著呢。”

          等將十個腳指甲都剪好、磨平瞭,她就從櫃子裡拿起一個小粉盒,抽出裡邊用金紙包著的精致刀片來,給風削雞眼。風的右腳底有一個銅錢大的雞眼,隔幾天便長出厚厚的老繭來,如果不及時修理,走路就疼痛難忍。

          陽光斜斜灑進來,照在窗臺上的兩朵百合花上,臥室裡暖融融的。

          她將風的腳緊緊抱在懷裡,勾著頭,右手捏著薄薄的刀片,一下一下,認真而專註,像在雕刻一件藝術品。紙屑般的老皮順著她的手指,一片一片脫落,慢慢露出嫩紅的肉來。她停下手,輕輕揉揉,再按按,確認沒有一點硬的感覺瞭,這才將這件珍貴的藝術品輕輕放好,拉過毛巾被來蓋上。風的鼻息便更大聲地響起來。

          看著風睡夢中香甜的樣子,她的嘴角彎起一抹笑意。她依著風的被子坐下,拿起剛才給風削腳的刀片,彎過腳,也給自己削起來。

          她的左腳上也長瞭一個銅錢大的雞眼。

          這個雷打不動的習慣,他們一做,便是十年。

          而今,她再也不用給風洗腳瞭,她的風在一次醉酒後再也沒有醒過來。

          她感覺自己的心一下被掏空瞭。日子像秋後的敗葉,帶著頹廢的味道。

          幾年後,以前的閨密給她介紹瞭永明。

          永明個子不高,一張敦厚的臉黑裡泛著紅,洗得發白的藍工作服上沾著零星的油污。他有著一手很好的機械修理技術。

          但他不會像風那樣說:“親,我回來瞭。”“親,你在哪裡?”

          她對永明不冷不熱的,拒絕的話幾次湧到嘴邊,可偏偏傢裡的煤氣灶壞瞭。

          永明來給她修。永明每次都像有預知般及時趕到。

          對於他們之間的事,永明也不多問。隻要有空便來看看她,順便看—下傢裡有什麼需要幫忙的。

          那天,太陽能又不出水瞭,永明爬到樓頂上去查看。她站在天窗下幫著扶梯子,永明下梯子時衣兜裡的鉗子不小心掉下來,正好砸在瞭她的腳上。

          永明嚇壞瞭,趕緊把她扶進屋裡,脫下她的襪子查看。還好,除瞭一塊拳頭大的皮膚發紅外,沒有其他地方受傷。

          永明將她按在沙發上,跑進衛生間用那個大大的木盆裝瞭一盆熱水來,將她的雙腳泡瞭進去。

          永明蹲下身,小心地給她搓洗著,輕輕地,柔柔地。水溫潤著她的腳、小腿慢慢傳遞到全身,她的臉上身上湧起熱熱的感覺。

          永明忽然抬頭,問:“你腳底有個雞眼呀,這麼硬這麼厚,走路不疼嗎?”

          她一時無語,這才想起,自己已有好長時間沒有好好修腳瞭。

          永明說:“你有刀片嗎?我給你修一修。”

          她下意識地抬眼望向櫃子,櫃子上已經落瞭一層厚厚的灰塵。

          永明將她的雙腳擦幹,再用指甲剪將指甲一個個剪凈、磨平,像抱一件珍品般將她的雙腳緊緊抱在懷裡,勾著頭,手裡捏著薄薄的刀片,一下一下,認真而專註,一下一下,那樣子,像極瞭在雕刻一件藝術品。

          永明的手那樣輕,那樣柔,如和風拂過水面,像細水流進心田。她終於知道,原來被愛人用心抱著修腳竟是這樣的舒適和幸福呀!

          她閉著眼睛,靠在沙發上,拿一本書將臉掩住,她不想讓永明看見她滿眼的淚水。